Back
 Share

共享医疗杏仁医生徐琳:共享医疗的成功三要素

2017-08-21

我们先来看一下中国的医疗市场有多大。根据国家公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医疗总支出33430亿,门诊和检查治疗的总费用是16940亿,门诊次数是77亿次。


但是中国患者的看病体验是这样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在中国看病体验太差了,也几乎所有人都对好医生有诉求。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中国的医生正在悄悄地经历一个转变,过去中国医生是给医院打工,躲在医院背后的。


现在医生已经慢慢地开始和医院变成了一个平等关系。所以医生未来的工作模式也会发生变化,可能大家不是太清楚,但是五年之内你们一定可以感知到。


未来中国医生会有小部分脱离体制、脱离公立医院,开始自由执业,也有小部分医生选择留在体制内不动,但是会有75%的医生选择多点执业。


我有一个香港的医生朋友,他每周三天在公立医院工作,一天半在自己的私人诊所工作,他那一天半的收入是那三天收入的三倍,但是他也不会完全离开公立医院,因为他还要带学生看疑难杂症,做比较难的手术,发一些论文,提升他自己个人的知名度。


共享医疗中心,其实有点类似共享办公WeWork。但是我们搭建的是给医生共享的门诊和手术中心,切换频率比较高。


举例说我们一间诊室上午是内科医生,下午可能是中医科,晚上是儿科。每个医生用完之后我们的人会把这间诊室打扫、清理、消毒。我们的手术室,有一间手术室曾经在一天之内进行过四个不同科室的医生做了九台手术。


如果一位医生想自建诊所的话,就自己投资建设和运营,他的成本我们可以算一笔账, 60万的装修和设备,然后还要每年60万的运营租金,还有市场宣传的费用。他为了这个投入需要每年服务3000个患者,才能达到盈亏平衡,他会非常非常累。


但是如果使用共享医疗中心,他不用做任何的前期投入,每周只需要服务20个患者,一个月的收入就可以达到上万块,这20个患者其实可以在半天看完。外科医生的手术收益更不用说了,我们有一个医生在某天下班以后约了他的四个患者,到我们手术中心做小手术,一个晚上赚了一万多块。而且患者非常满意,因为他的就医环境非常好。


共享医疗中心的商业逻辑是这样的:我们开一个中心,第一年的投入是450万,10间诊室,一天可以进行420个诊量,30台手术,就是23.5万的收入。我们的收入大概有三分之二是医生的,三分之一是共享医疗中心的毛利。也就是一天有7.84万的毛利,那么450万的投入,可以在57天之内收回。但不可能有100%的利用率,大家都知道,这是商业逻辑。但其实我们在利用率达到11%的时候就实现盈亏平衡了。


所以我发现不管是共享医疗还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充电宝,其实所有的共享经济运营的核心就是一个问题,如何最大化利用率。


我用共享医疗举例,我觉得共享医疗要成功有三个必要条件,大流量,低成本,高协同。


比如说我们在深圳、广州、上海、成都、沈阳,五个城市都有建共享医疗中心。为什么我们杏仁医生敢这么做呢?因为我们的在线平台上面,深圳有5059位实名制医生,上海有一万多位,这些医生我们用三年时间帮助他们在杏仁线上平台积累和运营他们自己的患者业务。去年光线上咨询的流水就超过1亿多。


但是在这之前大家也看到,其实咨询问诊在中国的医疗总支出中占比非常低,所以在中国医疗总支出中,除去了药品、除去大型的检查和手术,其实门诊的检查和日间手术有非常大的市场空间。


共享医疗要成功的第二个要素就是低成本。如果用开传统的诊所和医院的逻辑开共享医疗中心,可能还没有开就挂了。因为开传统的医院核心是我要吸引更多的患者来,开一家共享医疗中心的核心是我要服务更多的医生。


所以说这两者就产生了很大的差别,比如说选址,开一家传统的诊所,需要挑选门面,客流量大,租金非常贵。但是共享医疗中心,因为是医生自带患者,自带流量,所以说我们只要选择交通方便,租金合理的地方,最重要的是靠近医院,医生下班过来方便。所以我们比较理想的是商场和办公楼的楼上。


还有一个大差别,招聘医生。开一家传统的医院你没有患者也需要招聘医生坐在里面等业务过来。但是共享医疗中心不需要招聘任何一个医生,只需要招聘几个护士,一个前台,一个放射科和检验科技师就可以了。


另外广告、市场宣传方面也有很大的差别。开一家传统的诊所和医院,我开了以后就需要去百度投放竞价广告,还要公交车、地铁、电梯上面投放广告。


但是共享医疗中心我们不需要做任何的市场投入,因为我们的平台是自带几十万医生的,这些医生是自带业务流量的。相比传统的门诊,共享医疗中心的固定费用占比13%,传统的门诊占比是60%。就意味着大部分的传统门诊大概需要运营五年以上,才可以开始盈亏平衡。


第三个成功的必要条件,就是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高协同。我举个例子,我们有一位医生预定了每周五晚上的诊室,这些患者可以随时一键预约。这周四有一位医生需要下班临时过来带手术来做,用他的APP就看到有一间诊室当天晚上七点到八点是有空闲的,他就预定下来。


他的患者也是通过微信立刻就受到了预订的确认,以及地址。同时医生还需要麻醉师,我们当时也是杏仁网络快速帮他在麻醉师列表里匹配了一位。还有一个例子,深圳中心在开放不多久,因为手术量大,就出现了一次性手控刀缺货的情况,当时从广州中心调货。现在可以通过一周的预订量做一个预判和准备,各个城市之间还可以实现快速的协调。


所以杏仁的整个大战略的核心就是在线上和线下为医疗的供给端,也就是医生提供一个共享医疗平台。帮助他们去服务大众,服务患者,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价值,获得一个对等的、匹配的收益。


除了深圳中心之外,我们还有广州和上海、沈阳、成都。我们的四个城市是在今年春节以后开始选址、装修、审批,在四个月内完成的。而且深圳作为第一家开放的城市,在开放的第三周就已经达到了一天9台手术的量,这是一家传统门诊或传统医院可能要运营一年才能达到的量。


杏仁做共享医疗的使命非常简单,医生的工作是治病救人,发挥他的专业。而杏仁的工作是成为医生的业务伙伴,帮助医生经营业务,帮助医生管理患者,帮助医生运营门诊。希望一起改变中国医疗。